<code id="6wg0u"></code>
<optgroup id="6wg0u"><small id="6wg0u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6wg0u"></center>
 
首页 观察 三秦青年 经济 文化 生活 科教 婚嫁 体育 生态 安全 律师 创业 青联
 
 
陕西作家杨军长篇小说《钱战》(节选)
来源:陕西青年网  作者:欣闻 时间:2022-01-15 阅读: 7964
出了沟口,太阳又出现了,他们一起走上一个高坡,站在坡顶上,像陕北当地老百姓那样,用手遮在额头处“瞭天”。湛蓝的天空下,一对人儿在黄色的土坡上显得格外亮眼。

▲杨军,中国作协会员,中国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会员,中国电影文学会会员,陕西金融作协主席,陕西省“百优人才”。先后在《中国作家》《人民日报》《延河》《星星》《萌芽》《中国金融文学》《文艺报》等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30多万字。代表作长篇小说《大汉钱潮》《埙娃传奇》,电影《上海女人在西北》《危情倒计时》,舞台剧《送你去延安》《埙娃传奇》等。

陕西作家杨军长篇小说《钱战》(节选)

第十七章  米家沟的枪声

一夜冷风,黄土高原上的土像被刮走一层,整个土坡看上去似乎矮了一截。天空被大风冲洗得瓦蓝瓦蓝的,连鸟儿也不知道被刮到什么地方去了。瑟瑟发抖的太阳,尽情地把大把大把的阳光挥洒下来,想证明它的抗争与温暖。

陕北高原从来就是这样,越是阳光照射得明媚,就越显得天气的寒冷。林莹把脖子上那条灰色的围巾下意识的往上拉了拉,尽量想挡住一点严寒。前面是一个大土坡,她远远地盯着包裹严实的吴昊,看着他肥胖的身影走上了那道坡。就在他即将下到坡底时,却猛地停了下来,毫不犹豫地又掉头朝坡上走来。林莹突然一惊,以为吴昊发现了她,仓促间,一个顺势平趟在地上。好在距离较远加上她动作迅速,吴昊并没有发现她。吴昊沿坡往上走了几步,狡猾地四下看了看,这才放心的回头朝坡下走去。林莹想,这家伙不愧为老手,如果自己稍微慢一点就被发现了,她起身紧走几步继续跟踪上去。

下了坡,便是几条沟壑纵横交错、地形复杂的沟道。吴昊站在沟口,他朝几道沟口看了看,沿着其中一条走了进去。

林莹来到沟口,她不知道吴昊进了哪一条沟,只能先选择其中一条沟进入。她仔细地寻找着他们的标记,突然,她发现地上有两块土块叠放在一起,不注意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。凭着她对吴昊的了解,绝对不会是这条道,吴昊是国民党特工出身,这种方式只能是迷惑对方的。她原路退了出来,从另外一个沟口继续寻找,这条沟口堆放着几根干树枝,明显是人为做的。难道是这条沟?林莹反复地思考着,是什么人摆的树枝?他们给自己留的记号吗?她朝前走着,发现地上有许多人的脚印和车辙。不对,特务们偷运物资不会这么大意,有可能是通过这条沟绕到另外一条沟的,如果顺着走下去,恐怕天黑都找不到。她只好回到原来地方,在几条沟口认真查看。猛地她眼前一亮,就是这条道,地上有一堆毛驴粪便。肯定是这条,如果是其他人可能会把粪便掩盖起来,但对吴昊这样的人,一定是故意留下的,最笨拙的思维往往是特工最高的智慧。她在沟口做了自己的记号,便沿着沟道快步追了进去。

吴昊鬼鬼祟祟地故意从这道沟绕到另外一条沟。在他面前呈现出几孔表面看起来很破旧的窑洞,他看四周没有人,闪身进了一个窑洞。

林莹一路跟上来,她清楚地知道,这批物资一旦分发到边区各地,对边区金融市场将会再次生产巨大的影响。国民党高层机关算尽,用那些非急需用的肥皂、火柴、香烟等物品吸纳百姓手上的法币,却将边区的土布、粮、油等紧缺物资通过黑心商人收购外运,给边区原本奇缺的生活无疑雪上加霜,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冻死、饿死、困死八路军。想到这里,她不由一阵寒冷刺心。时令已经进入冬季,她和战士们还都穿着单衣,平时吃饭都是按量分配,自己身上除了这条围巾,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御寒的。当年在上海,司徒俊送她这条围巾时,她感到非常的温馨,司徒俊把围巾系在她脖子上的那一瞬间,一股暖流涌遍全身,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。可是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会变了呢?他不应该向组织隐瞒曾经发生的事,虽然组织已经澄清事实,也给了他处分,但林莹心里就是过不了这道坎。他们的相知是从上海的那个晚上开始的,现在,在这陕北高原上,每当夜幕降临,心疼就开始陪伴着她,那种伤痛难以言表,司徒俊在国民党汉中青训班的那段不光彩的历史,经常让她痛彻心扉,他们的感情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林莹从思绪中回过来,她用手摸着脖子上的围巾,眼睛一片潮湿。她顺着另外一条较窄小的沟道进去,发现远处的几孔破窑。货物肯定藏在这里,她马上提起了精神,准备悄悄摸过去。

突然,她发现不远处的一棵小树上,拴着一头毛驴。她一下子想起了什么,急忙躲到一土坡后面,半天她看没有任何动静,才一步步靠近那边的窑洞。这时,那头毛驴突然一声长鸣,声音在沟底里回荡,林莹赶忙躲了起来。她从一个土堆后面望着那头毛驴,奇怪,怎么又碰到了它?林莹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一个个的画面。在那个棉布店老板家的后门,当她追那个戴着帽子、裹着脸的人时,一头毛驴在柴垛堆里啃着干草,一个老头悠闲地靠在墙边晒太阳。当发现接货人被害,她和常有福来到窑洞上面的烟筒通气孔查看时,窑背上一眼望去没有一个人影,远处却有一头毛驴在静静地吃草。在边区银行院子,特别行动队人员整齐的集合列队,常有福在给大家训话,林莹环顾四周,她发现银行窑洞上面,蓝色的天空下,一头毛驴在吃草。对,就是这头毛驴!它鼻梁上有一道白色的毛。

林莹立刻警觉起来。没错,就是这里,东西一定藏在窑洞里。她拔出手枪上了膛,继续慢慢地朝窑洞方向靠近。当她快要靠近窑洞门口的时候,里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:既然来了,就请进来吧!

林莹小心翼翼地举枪进来。身材肥胖的男人丝毫没有感到诧异,照样背对着她:林莹,我佩服你的智慧和胆量!林莹一惊,他认识我?这个人一定是吴昊,她决定先发制人:吴昊,举起手来!

吴昊不紧不慢地转过头来,他依旧戴着帽子,围着一条大围巾,只露出两只细小的眼睛,根本看不清他的真面目。那两只眼睛里放射出逼人的凶光。林莹怒视着他:你作恶多端,还不快举手投降。吴昊一听,哈哈大笑:看来你都调查清楚了,我坦白地告诉你吧,王掌柜、李大志李主任他们都是我杀的,你们用边币干扰党国的经济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。怎么样?在你们的地盘上,这一场仗目前是我们赢了,边币对法边现在都9:1了。你明白这个兑换比例的意义吗?我是党国的功臣!

吴昊底气十足的比划着:怎么,还不服气?不服气就拿出真本事。我承认你们共产党打仗有几把刷子,可没有钱你们靠喝西北风去打。

林莹鄙视地看着他,严厉地说:呸!你们搞这些小动作,叫真本事吗?我们在打日本人,你们却在背后卡我们的经济,你死到临头,就等着人民的审判吧!

吴昊冷笑着:我死到临头?死到临头的应该是你。他指着林莹,向旁边使了一个眼色,老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,他一下子用枪顶着林莹的头,从后面一把把她的枪夺过去退了枪膛:你他妈给老子老实点!

吴昊骄傲地抬起头,非常自信地说:林莹,我告诉你,最后的胜利是属于我们的,你们的边币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废纸,接下来,马上就会彻底的消失,永远地成为历史。他朝前走了几步:不过,可以作为收藏品,说不定若干年以后还能值点钱。他说着转过身一甩手:干掉她!

半天没有了动静。他回身一看,却发现司徒俊用枪抵着老汉的脑袋。老汉紧张地说:司徒俊,别、别开玩笑,都是自己人,小心走火。司徒俊毫不理会地命令道:老汉,把枪放下!

吴昊立马变了脸色:司徒俊,你疯了?忘了是谁保你出来的。司徒俊严肃地:少废话!我一直就没有想成为你们的人。吴昊也掏出了枪:司徒俊!你敢背叛党国?共产党能真的相信你吗,别作梦了。林莹大声的说:司徒,别听他的,快开枪。

就在这时,窑洞外突然间枪声大作。吴昊吃惊地:这、这怎么回事?老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他猛地把司徒俊一推:头儿,他们打过来了。快跑!吴昊一下子就冲出了窑洞。林莹想上去抓住他,却被老汉死命地抱住,司徒俊一枪打死了老汉。这时,门外出现一支黑乎乎的枪口对准了司徒俊,随着一声枪响,司徒俊倒在地上。

林莹立马追出窑洞,却没有看到开枪的人。常有福带着行动队的战士正在和特务们激战。林莹回到窑洞门口,她蹲下来抱起司徒俊:司徒、司徒,你不能死呀!司徒俊躺在她怀里,艰难地抬起手摸她的脸:我、我……

林莹明白了他的意思,含着眼泪说:司徒,你别说了,我相信你,我永远都相信你,不没有叛变。司徒俊露出欣慰的微笑,他想说什么说不出来。林莹把耳朵贴近他的嘴,司徒俊费了很大的劲也说不出话。林莹抓住他的手,他吃力的在林莹的手心轻轻地点了两下,就闭上了眼睛。

林莹想起他们从小一起玩耍,司徒俊像哥哥一样地呵护自己,他们一起上学,又一起参加抗日运动,为了保家卫国又一起瞒着家里奔赴延安,他为救自己几次差点丧命,还被国民党抓去汉中训练班,好不容易历尽艰险逃到延安,他们再次刚刚走到一起,却因为隐瞒那段经历而受了处分,而遭到大家的冷落,特别是他最心爱的人离弃了他。林莹非常难过,她紧紧地抱着他失声大哭:司徒、司徒……

米家沟里,枪声渐渐地稀落下来。吴昊带着几个手下一边还击一边朝沟的另外一个出口撤退,常有福带领行动队的战士紧追不舍。就在吴昊等人快要跑出去的时候,他们一抬头发现沟口站着一排八路军,原来常有福早有安排,在几个出口分别布下了埋伏。特务们绝望地向八路军战士射击,旁边几个人被击毙,只剩下吴昊一个。常有福举枪对准他:吴昊,吴司令,束手就擒吧!吴昊冷笑着说:常队长,你未免高兴得太早了,告诉你,吴某的任务已经完成,今天这点物资都送给你了,再见!吴昊突然举枪朝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,就倒了下去。常有福等人上前一看,吴昊已经断气。

几个窑洞门上的柴草被揭掉,窑门被打开,露出窑洞里的物资,这些全部是特务们运来还没有来得及下发的物资。常有福、沈东方和几个战士一起来到另一孔窑洞,看到司徒俊已经牺牲,常有福难受地说:林莹,我们来晚了。林莹伤心地抹着眼泪。常有福安慰道:司徒俊是个好同志,你放心,组织上一定会给他客观公正的评价。沈东方过去扶林莹起来。

沟底,司徒俊和几个牺牲的战士躺在地上,大家站成一排脱下了军帽,集体向战友三鞠躬。林莹慢慢地抬起头,她的极目望向远方,她要用心告诉司徒俊他们永远都在一起,她要用心把司徒俊的灵魂翻山越岭的送回他南方的家乡,她要用心告诉司徒俊的父母,你们的儿子回来了,你们的儿子是优秀,你们为有这样的儿子而骄傲!一层层的黄土高坡,林莹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信天游的歌声,她知道,那一定是司徒俊通过这种方式在回答她的心声。

常有福低沉的对林莹说:他担心你有危险,不放心你一个人去跟踪,当发现你去了米家沟方向,就立即向我报告,他根据掌握的情况分析,怀疑特务的货物就藏在米家沟一带,请求行动队支援,他自己先过来保护你。幸亏他报告的及时,我们才赶了过来。林莹自言自语地:他确实是我们的同志,一直都是。常有福十分肯定的点点头:一直都是我们的同志!

太阳已经翻过了一道梁,把一大把的玫瑰色,毫不吝啬地涂抹在天上,沟道里全是阴凉地,与天上那条玫瑰色的沟道一一对应。常有福指挥着大家将窑洞里的货物搬出来,准备全部运走。一位战士过来向他报告:常队长,这次行动大获全胜,共歼灭敌特13人,缴获敌全部物资。常有福看了一眼正在搬的货物,指着已经堆放在一起的东西说:大家加快速度,天黑以前把所有货物全部拉回去。他停顿了一下:只是便宜了那条该死的“旱獭”。

旁边,沈东方安慰着林莹:林莹,你听到了吗,我们胜利了,特务老汉、特务头目“旱獭”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林莹擦了擦眼泪,他握住沈东方的手:谢谢你,东方,这下司徒也可以安心地走了。沈东方看她从悲伤中逐渐缓和过来,心情也好了许多:林莹,特务都肃清了,我们可以开始新的生活,再也不用担心边区金融混乱的事了。林莹看了他一下没有说话,她一个人朝沟口方向走去,沈东方急忙跟上去,他们边走边聊。林莹叹了口气:国民党反动派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,抓捕萧剑尘时几次消息泄漏,至今没有找到原因。在边区的一些地方特别是交界区,有的还在拒绝使用边币。边币和法币的汇率也是时高时低,这一切说明我们的任务还很艰巨。沈东方听她说的不无道理,心里愈佩服她的聪明和智慧,由衷地对她更加爱慕。

他们俩人慢慢地走出沟口,一层又一层的黄土沟壑展现在他们面前,来延安这么多年,这种地貌他们已经习以为常,虽然每天面对黄土高坡,但他们的心情和边区的军民一样始终充满火热的激情。五年前,沈东方第一次认识林莹、司徒俊时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,那时,他们是一对抗日热血青年,司徒俊的激奋单纯,林莹的纯洁天真,都是那么的让人羡慕,是沈东方给他们指明了一条革命的道路,并引荐他们奔赴延安。短短的几年时间,一个走了弯路差点背叛革命,一个成长为勇敢干练的革命战士,岁月真的不可回头呀!沈东方想到这里,扭头仔细地端详着林莹,林莹发现他看自己,脸上一片绯红:我有什么好看的?沈东方突然感到自己失态,语无伦次地:我、我就是觉得你好看。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沈东方打心眼里喜欢林莹,当年在上海一说话就躲到人后面的小姑娘,竟然变得如此有胆识,革命真是一个大熔炉,这样的转变也只有在延安、在陕北才会发生。

出了沟口,太阳又出现了,他们一起走上一个高坡,站在坡顶上,像陕北当地老百姓那样,用手遮在额头处“瞭天”。湛蓝的天空下,一对人儿在黄色的土坡上显得格外亮眼。

版权声明:
* 本站所提供的资源部分来源于互联网,可能受版权保护。
* 虽然您可以找到这些图像,但除了可以在网页上查看或下载之外,我们并未授权您将这些图像用于其它任何用途。
* 因此,如果您需要使用本站所提供的图像,我们建议您先与原作者联系并征求同意。
* 本站所有的资源均为免费自由下载,目的是让大家学习和交流。
* 由于收集过程中几经转载,所以很多作品的原作者不详。
* 如果本站的资源使用了您的作品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的注明。
* 如果您不愿在本站展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* 由于将本站资源用于商业用途而引起的纠纷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
 
 
 
金牌栏目推荐  
提供给学校和家庭,
专业可信赖的教育教养解决方案。
谈治校之道,
论教育改革。
致力与准新人建立沟通平台,
及提供最全面的结婚信息。
 
 
 
寻求报道
联系我们
公众号

扫一扫
及时获取新闻资讯

新闻热线
134-8810-4732
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  |  内容合作  |  商务合作  |  合作媒体矩阵  |  联系方式
陕公安备案号61010402000088
陕ICP备15011396号-4
Copyright © 2010-2022 www.aesni.com 陕西青年网 All Rights Reserved
欧美性爱导航
<code id="6wg0u"></code>
<optgroup id="6wg0u"><small id="6wg0u"></small></optgroup>
<center id="6wg0u"></center>